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語言的效益、效果和效率  

2018-04-06 09:57:35|  分类: 汉语易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時不時會有人論及語言的“效率”。竊以為這個話題頗“偽”。

有個流傳極廣的說法:在聯合國的檔案庫裏,每一份决議都有聯合國六種工作語言的版本。諸語種版本中,漢語版的最薄。好事者據此得出結論是漢語效率最高。

這一說法的出處,應該是袁曉園。上世紀八十年代,她從美國來到大陸內地,到處宣傳其獨創的漢字系統。濟寬在北京師範大學聽過她的一次演講,當時她就說了這個聯合國文件厚薄的事情。袁曉園在聯合國工作過,有目驗之據,其說應屬可信。(聯合國的六種工作語言是:漢語、英語、法語、俄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

然而,說到語言的“效率”,則是另外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難不成聯合國的六種工作語言之间存在“效率”的差异?如果存在,這種差异豈不是會給聯合國決議的貫徹帶來“不一樣的煙火”?這種差异對于相關民族與國家的發展、進步、科學、文明豈不是會起到阻礙作用?

隨便這麽多此一慮,便不禁想起清末民初時期對漢語漢字的撻伐。那個時候,漢語漢字幾乎成了“東亞病夫”的病根子。對照今日中國之崛起,卻仍然使用的是漢語漢字,不免唏噓。

其實,語言文字僅僅是個特殊工具,是人們用來交流心象世界和物象世界的方式。“效率”這個詞一般適用于物象世界。如果對心象世界的交流也用“效率”去評判,不知其標準將如何確定。例如“此時無聲勝有聲”“心有靈犀一點通”“心領神會”之語言“效率”是否受語種的影響?還有“聽話聽聲,鑼鼓聽音”“話裡有話,絃外有音”之“效率”是否也受語種的影響?至於謊言廢話囈語胡說官腔吹牛之類,在不同語種中是否有不同“效率”呢?

評判效率的時候,必然涉及時間。那就不妨考慮一下以時間為標準吧。——假如交流的信息量相等,那麼所費時間越短,就可以認爲效率越高;反之則效率越低。

例如:一部電影,無論配音用什麽語言,無論字幕用什麽文字,故事情節中各個話題所用的交流時間都是不變的。不會有同一部電影因爲語言版本的不同而在時長上有所差异。

所以,如果交流的信息量相等,那麼用不同的語種交流,所使用的時間不會有明顯的差異。

看來,用文本的厚薄來評判不同語言之間“效率”的高下,這種方法可商。

濟寬以爲可以換一換話題:

1、 作爲交流的“投資手段(工具)”,在共時條件下,英語的“效益”在當下似乎高于漢語。

2、 作爲交流的“保值手段(傳承)”,在歷時條件下,漢語的“效果”至今屬於最經得起考驗的。

“效益”和“效果”都是物化的、可比的概念,並且著眼點都是在語言使用之後的實際情況上,便於定量研究,可以實事求是地統計、對比、判斷。

至於語言的“效率”,僅僅從文本的厚薄這一物象特征便要得出孰優孰劣這一定性的判斷,是有點像在忽悠人。

應該做一個實驗:將《聯合國憲章》用各工作語言的新聞廣播速度朗讀一遍,看看各需要多長時間?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