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年味  

2018-02-18 10:53:57|  分类: 起居散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學同班微信羣中,有同學感慨:小時候過年,有年味沒年貨;現在過年,有年貨沒年味。

一語帶出無限惆悵。

年味?

記得童年時,年味是團圓,是盼了一年的家宴,是穿上姥姥親手縫製的新衣,還有八仙桌上的各種果盤:花生、芝麻糖、雪棗、梨膏糖等。一串小鞭一百響,小心地拆散來,拿支香,點一顆,放一顆。或扔到空中,或扔到墻角,或扔到小夥伴的屁股後面,或捏在拇指食指尖上、伸直胳膊來個手上開花。點過而不響的“啞炮”,撿回來攔腰折斷,露出一對黑黑的藥眼,用香湊到中間一點,便“刺啦刺啦”地噴出兩股寸許長的金花,又是一種開心。

給長輩拜年後領到壓歲錢,小時候一毛兩毛,便存著,開學後去圖書攤看小人書,一分錢一本,舊的或薄的一分錢兩本,殘的一分錢三本。一次一分錢,看上好幾遍,然後興猶未盡地回家。

最開心是爸爸媽媽和弟弟從“下面”回到省城來,全家在姥姥姥爺家團聚。爸爸挑著一擔年貨,有豬頭、蹄花、里脊、五花、桂魚、腌魚、母雞、白酒等。爸爸從省報社“下去”後,在農場基建隊搞設計,卻燒得一手好菜。記得他做的紅燒肉,皮色紅中透亮。有一回他告訴我,秘訣在於用了冰糖。他能喝酒,跟同年代“下去”的老友見面時也曾喝醉過;但在家宴上似乎喝得不多,說是好酒不易得,不能糟蹋了。

年味里一個重頭是去同學家拜年。諶根、小飛、伽瑪、胖子、殼子等,是前後左右的鄰居,我們同班又同居委會。平時常常到一人家中做作業。姥姥家屋子很小,家中有客人來,睡不開,我就得去找他們借宿。說來都是“同居”過的夥伴。過年的時候自然要串門,嘗嘗各家果盤裡面的特色。然後到處去玩耍

懂點事了,便會一起去老師家拜年。我們住在小學校周邊,老師們大抵也住在周邊。余冬英老師(她女兒是我們班長)、彭寶麗老師、周紹華老師、萬蘭英老師,家都不遠。四年級教我們數學的鐘泰吾老師家有點遠,他平時要求嚴格,每週一小考,叫“綜合測驗”,令我們望而生畏。好在小飛、伽瑪數學成績好,所以我們敢去鐘老師家拜年。

小學的時候,有男女界限,類似古代的“男女大防”,因此從不去前後左右鄰居中的女同學家拜年,也不會想著要去找女同學一起玩。看到兒童電影里,北京上海的紅領巾們都是男女一塊兒活動的,覺得很新鮮,但也不曾羨慕過。現在回想起來,那樣的我們似乎更有人情味兒!

年味是放鬆。沒什麼作業,寒假作業三四天就都做完了。一心一意地玩,或看各種閒書。我們串門的收穫之一,就是交換閒書。過了初三,便覺得閒得慌,盼望開學。一開學,拿到新課本,包上書皮,當閒書通讀一遍,有種欣喜油然而生:又有一些新的有趣的課文、新的有意思的計算方法可以學了。

茍日新,日日新!

年味,大概就是在種種酸苦咸辛之後,完全放鬆地融入親情、友情、閒情去的甘甜吧。

年味,就是人情之味。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