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措辞和语序  

2017-10-02 21:22:04|  分类: 汉语易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措辞和语序 - 【濟寬餘語】 - 濟寬餘語

小说《双峰:神秘史》,开头是一页日记的照片,纸面发黄,类似文物,手写的字迹还比较好认。日记的作者是一位探险家,他在日记里记录了一次探险的经历。这页日记照片下面有几行说明。随后又是一页日记,以及相关说明。

就这样,从探险家的日记、信件,到美国总统杰斐逊的日记,一件件两百年前的文献,相互勾勒出第一任路易斯安娜州行政长官刘易斯的故事,牵连出共济会与光明会之间的矛盾,以及刘易斯的死亡案件。随后,美国作家马克·弗罗斯特便开始讲述刘易斯死亡案件的推理破案过程了。

这种写法的小说开头,我是第一次看到。暗黄色的日记照片,在手机里要点开并放大,才能看清上面的字迹。而说明文字居然是红色的小号字。凭一双数百度的老花眼,看起这些来十分费劲。——若不是女儿特意花了60书币用微信赠阅给我的,肯定不会读下去。

我给女儿回了条微信:

这样开始的小说没见过。………【原句】

刚按下“发送”键,便不禁看着自己的这条留言,沉思起来。——这个句子,怎么觉得硬生生的不太顺啊?有什么问题呢?

调整动词的位置,原句“这样开始的小说没见过”可以转换成:

没见过这样开始的小说。………【原句变式】

所以:

1、对于写出这个句子的我来说,该句的主干是“我”(未出现)和“见”“小说”。然而小说通常用“读”,这里我用了“见”,妥当吗?

2、“见”指“看到”,不同于“看”。能“见”的通常是现象,而能“看”的则不限于现象。历来的训诂家对“视、听”与“见、闻”的不同都颇在意。这大概就是引我深思的契机所在吧。——“读书”可以说成“看书”,指的是阅读书中的内容;但若说到“见书”,只能是见到“书”这个东西,而不是书的内容。在这个句子里,“这样”作为指示代词,一般被用来指示某种现象。句子里的“开始”,表示的是某个过程中的一个阶段,属于现象;而“小说”,其印刷品形式属于现象,其内容则不属于现象。所以,“见小说”的说法不妥。

3、将“见”和“开始”搭配,修改成

没见过小说这样开始的 。………【修改句1

这就可以说得过去了。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我当初会写出“这样开始的小说没见过”的欠妥句子呢?

4、句子原句“这样开始的小说没见过”在修改前是个单句,原句变式“没见过这样开始的小说”还是单句。但是,修改之后,在句子“没见过小说这样开始的”里,“小说这样开始的”是一个主谓结构。

5、由此发现,我原本想要表达的意思,如果用“见”充当主干动词,就应该使用一个嵌套复句的形式,其中拥有两个动词单元。然而我却在不经意之间,硬生生地用一个单句的形式说了出来。

6、对照原句和修改句的语序:

这样开始的+小说+没见过。………【原句:A+B+C

没见过+小说+这样开始的。………【修改句1C+B+A

显然,之所以有“硬生生的”感觉,是因为我把应该最后说的词最先说出来了,而把应该最先说的词放到最后才说了出来。大约在我想到了要表达的意思之后,便将思考结果中的“句子”按照记忆的顺序从后往前地说了出来吧。

语序的颠倒,“硬生生”地改变了句子的结构,从而破坏了词语意义之间的逻辑关联,导致了理解上的“不顺”。

7、如果坚持用当初的语序,就得改变措辞。不用“见”,而用能够和“小说”搭配的动词“看”:

这样开始的+小说+没看过。………【修改句2A+B+C(看)】

8、再进一步推敲措辞:“开始”通常表示时间概念,时间是没法“看”的;对于“小说”而言,“开始”不如“开篇”或者“开头”。所以:

这样开头的+小说+没看过。………【修改句3A(开头)+B+C(看)】

以及:

没看过+小说+这样开篇的。………【修改句4C(看)+B+A(开篇)】

至此,修改句4的措辞和语序最令我满意。

现在可以小结一下:修改一个原本硬生生的、不顺的句子,使其形式变得自然、通顺,使其内容变得明确、易懂,不妨从措辞和语序两个方面考虑:

【措辞】措辞的作用,在于谐调句中各个词语之间的语义关系。

【语序】语序的作用,在于理顺句中各个动词单元之间的结构关系。

口语里,人们往往是想到哪说到哪,不太讲究措辞和语序。所以表达的意思未必明确,也未必都符合言者内心的真实想法。“口说无凭”嘛。假如与人聊天,却将对方即兴说的一些话字字当真,必然导致误会横生,引发争执。如果对方较真起来,也把这边人说的话字字当真,那争执必将一发不可收拾。好一点的结果是不欢而散,不好的结果是一拍两散。事情过后,冷静下来的时候,当事双方可能会追悔莫及、握手言和,也可能从此势不两立,甚至刀兵相见。一言之失,足以促成千古之恨。晋人傅玄《口铭》曰:“祸从口出”,良有以也。

如今研究汉语,常以当代口语为例。一些研究者不太在意例句中的措辞和语序,直接从口语“现象”中去归纳“语法规则”。在“研究”过程中,往往忽略各个词语之间在语义上的逻辑关系;对语序尤其宽容,几乎是来者不拒、通盘认可。凡有所见,即为所得。此类做法,看似实事求是,其实是唯形式为上,难免有不作为之虞。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