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有所不忍和有所不為  

2017-10-13 21:06:27|  分类: 問學隨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所不忍和有所不為 - 【濟寬餘語】 - 濟寬餘語
 

孟子曰:“人皆有所不忍,達之於其所忍,仁也人皆有所不為,達之於其所為,義也。人能充無欲害人之心,而仁不可勝用也。人能充無穿窬之心,而義不可勝用也。人能充無受爾汝之實,無所往而不為義也。士未可以言而言,是以言餂之也;可以言而不言,是以不言餂之也,是皆穿踰之類也。”(《十三經註疏·孟子註疏》卷十四下,中華書局,p2778c

孟子觀察到:一般人為人處事,往往有雙重標準。對自己人肯幫忙,對別人就不肯幫忙;對自己人下不了手去做的事,對別人就下得了手去做那事。由今觀之,“雙重標準”可以說是不同的心理賬戶。這正是所謂的人之常情。孟子主張:君子應該通過道德的修養,將心理賬戶統一起來,不區分你我彼此。

譬如人都有不忍心做的事,同時又有忍心做的事。不忍之心,叫善心;能忍之心,叫狠心。能夠事事持善心、無狠心,便是“仁”。仁的要旨是:凡是對某一人不忍做的事,那麼對任何人都應該不忍去做。這便是“一視同仁”。

又如,人都有打死也不肯去做的事,同時又有平時常常會去做的事。打死也不做,叫原則;平常去做的,叫行為。能夠在平常行為中,事事講原則,便是“義”。義的要旨是:該做的務必要做,不該做的打死也不做;無論做還是不做,都只問該不該去做,而不問能不能成功。這便是“義不容辭”。

不過,“仁”也是有分教的。有君子之仁,有“宋襄之仁”、還有所謂“婦人之仁”。如果“不忍之心”僅僅出於人之常情,這樣的“仁”能否成為君子的道德目標,是一直以來困擾無數人的大難題。

當然,“義”也有講究。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根據什麼來判斷?

中國人祖祖輩輩發生了千千萬萬的悲劇、喜劇,有多少是出自于孰仁孰義之間的“一念之差”?——誰也數不清。

傳統文化中,越是影響深遠的觀念,往往越是不易理解。觀念的含蓄,就像路標一樣,雖然指出了方向,卻沒有給出終點。這些含蓄的觀念匯聚成了一個朦朧的美好圖景,給每個人都留下了學習、觀察、思考、反省的空間,以及比較和選擇的機會。

不談何所不忍、何所不為,只道有所不忍、有所不為,這樣一種朦朧含蓄、不明不透,本身就十分人性化:精妙地體現著“仁”和“義”!

 

 

【濟寬按】《孟子·盡心下·人皆有所不忍章》今譯

人都有不忍(的時候),將這種不忍推及到其他想有所忍(的時候),就是仁。人都有不為(的時候),將這種不為推及到其他想有所為(的時候),就是義。人能一心不想害人,仁就用之不盡了。人能一心不想穿墻闖宅(沒有底線),義就用之不盡了。人能一心做到不讓人鄙視,那麼無論做什麼都沒有不合乎義的。人(如果)沒到可以說(的地步)而去(對人)說,那是用言辭取悅對方;可以說(的時候)而不去(對人)說用沉默取悅對方;這些都屬於穿墻闖宅(沒有底線)之類(的表現)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