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偽令人矯王命而謀攻己  

2017-07-23 09:36:51|  分类: 問學隨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韓非子·內儲說下六微》中有個句子:“濟陽君因偽令人矯王命而謀攻己”。句中的“偽”,可以解為“假作”。濟寬玩味此句,覺得解為“假作”尚未十分明了,或當為“假稱作”即“假稱”。

根據動詞的使用情況,此句可以讀為:

——濟陽君因偽,令人,矯王命,而謀,攻己。

五件事,一件比一件具體。所以,就從最具體的事開始,自後往前來分析。

一、攻己:攻,攻打。己,自己;這裡指濟陽君自己。事實上,并沒有誰真去攻打了濟陽君。

二、謀:謀劃。從下文可知,魏國君臣都不知道謀劃者是誰。

三、矯王命:矯,假託。王,魏王。命,命令。謀劃攻打濟陽君的人是假託奉了魏王的命令去幹的。矯王命者就是謀攻己者。由於事實上沒人攻打過濟陽君,又沒人知道誰是謀劃者,那麼假託魏王命令的人自然也是個謎,沒人知道他是誰。

四、令人:命令人,使人。就是派人去做某事。這就涉及到兩個人,一個是發出命令的人,一個是接受命令的人。這兩人是誰呢?——接受命令的人應該是執行者,即矯王命而謀的人。由於沒人知道誰是矯王命者,於是這個執行者是否實有其人,便成了一個問題。至於發佈命令的人,也就是指使者,似乎理所當然應該是濟陽君自己。但從下文魏王與濟陽君和左右臣子之間的交流問答可知,無論是魏王,還是濟陽君或魏王左右臣子,都不認為指使者是濟陽君。如此一來,原文裡面就出現了一個被省略的成分,即“令人”的施事。按常規,可以用“或”或“有人”來表示。如下:

——濟陽君因偽(或/有人)令人矯王命而謀攻己

五、偽:假。一般情況下,可以將“偽”解釋為“假作”。不過這裡沒有實在的執行者,“假作”就沒有了著落——誰來假作?假作成誰?既然行無“假作”,那麼另外一種可能就是言有“假作”,即說了什麼假話。韓非子此句中的這個“偽”,就應當是“假稱作”,即“假稱”!

至此,關於“濟陽君因偽令人矯王命而謀攻己”一句,理解起來更為明了一些了:

——濟陽君於是假稱(有人)指使人假託魏王的命令來謀劃攻打自己。

反觀句尾的“攻己”一語,應當是將濟陽君向魏王使者報告時說的話摻糅了進來。

“有人”的省略,則由下文“誰與恨”的話題來填補。從句法上講,不說“有人”,此句構造成分不夠完備;但從章法上講,前虛後實,呼應互補,言省意在,藕斷絲連,措辭經濟卻不礙文意,不亦可乎!

 

 

【附錄】《韓非子·內儲說下六微》:

魏王臣二人不善濟陽君。濟陽君因偽令人矯王命而謀攻己。王使人問濟陽君曰:“誰與恨?”對曰:“無敢與恨。雖然,嘗與二人不善,不足以至於此。”王問左右,左右曰:“固然。”王因誅二人者。

——[清]王先慎撰:《韓非子集解》卷十。北京:中華書局,2003(重印)。p249。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