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玉碎”和“瓦全”  

2017-06-13 10:08:50|  分类: 讀易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碎”和“瓦全” - 【濟寬餘語】 - 濟寬餘語

 

最近有幸聽到一個講座,《玉碎,還是瓦全?——宋元之際的兩難抉擇》。主講人王瑞來學長道:“玉碎者香消玉殞之後,事業是由瓦全者傳承的。”

此語簡短,卻振聾發聵,引人深思。所謂振聾發聵,是其中對瓦全的再認識;所謂引人深思,是這一再認識所關聯的審視歷史的方法,以及該方法所帶來的視野的拓展與認識的深化。

玉碎和瓦全,看似只有兩個方面的對立。然而玉碎之事,實涉兩端,一為玉碎者肉體之生命,二為玉碎者為之獻身之事業。同理,瓦全之事亦涉兩端,一為全其身,二為全其業。

身為物象,業為心象。玉者貴也,瓦者賤也。碎者亡也、死也,全者存也、活也。玉碎瓦全,兩兩相對而有四象。

一曰玉碎,為心所貴者而死。

二曰瓦全,為心所賤者而活。

三曰玉全,為心所貴者而活。

四曰瓦碎,為心所賤者而死。

根據《周易》原理來分析,假設上述四象為表,則必定另有其裡,亦為四象:

一曰玉碎之裡,不為心所賤者而活。

二曰瓦全之裡,不為心所貴者而死。

三曰玉全之裡,不為心所賤者而死。

四曰瓦碎之裡,不為心所貴者而活。

所謂表者,涉於外物而有不得已;所謂裡者,出於內心而義所不容。如此內外表裡,八方觀照,則歷來玉碎或瓦全之人與事,或許可以看得更加分明。

文天祥、陸秀夫,表裡如一,皆純粹之玉碎者。

譚嗣同、梁啟超,一赴刑場,慷慨就義,為心所貴者而死;一赴東瀛,喚醒民眾,不為心所賤者而死。前者玉碎,後者玉全,“去留肝膽兩昆侖”。

武定八年(公元550年),東魏孝靜帝元善見(524-552)受丞相高洋逼迫而禪位。不久,高洋毒死元善見,繼而殺害元善見的兒子和所有親屬。後來又揚言要殺掉所有元氏遠房同宗。元景安等提議改姓高氏。元景皓說:怎麼能拋棄自己祖宗,追隨別人姓氏?大丈夫寧可玉碎,不能瓦全!此事被元景安報告給北齊皇帝高洋。結果景皓被殺,景安獲賜姓高,官至大將軍。

元景皓可謂玉碎,元景安則為瓦全。

至於元善見,本意大約想要玉全,結局卻是瓦碎。

由此觀之,傳事業者,皆可謂之為心所貴者而活之“玉全”者。苟活而不能傳事業者,方為瓦全。學長所言之“瓦全”,“瓦”字隱隱帶有一個引號——

“玉碎者香消玉殞之後,事業是由‘瓦’全者傳承的。”

濟寬曰:

玉皆碎盡仍為玉,留取丹心照汗青。

瓦若全來終是瓦,崖山之後無宋人。

又:

人若在,心就在,縱使更名和換代。

心苟且,真苟且,活著不如茶葉蛋。

 

【備註】《北齊書》卷四十一《元景安傳》:“初,永(元景安父)兄祚襲爵陳留王。祚卒,字景皓嗣。天保(北齊文宣帝高洋年號)時,諸元帝室親近者多被誅戮。疏宗如景安之徒議,欲請姓高氏。景皓(元景安堂兄)曰:‘豈得棄本宗、逐他姓?大丈夫寧可玉碎,不能瓦全。’景安遂以此言白顯祖(高洋)。乃收景皓誅之,家屬徙彭城。由是,景安獨賜姓高氏,自外聽從本姓。”(中華書局。1972年。第544頁)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