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聶耳與“作曲家”  

2017-04-05 23:07:53|  分类: 音影年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聶耳與“作曲家” - 【濟寬餘語】 - 濟寬餘語
(圖一:聶耳紀念廣場)

 昨天讀到一網帖,觀點平允,内容有一定道理,但那標題卻著實令人微微吃了一小驚:《給中國音樂界一記耳光︱聶耳不是作曲家》。

——怪哉,聶耳是不是作曲家,跟中國音樂界挨耳光有啥關係?

帖子裡說的是王西麟先生的一個主張:作曲家應該懂得和聲、配器、複調、曲式等“四大件”;並建議區分“歌詞歌曲作家”和“作曲家”,前者包括流行歌和流行音樂,後者包括交響樂和古典音樂。

顯然,王西麟先生用一種可以量化的標準精確定義了“作曲家”這個概念。從此人們可以很方便地區分作曲家和非作曲家:凡是不懂得“四大件”的,他就不是作曲家。

儘管如此,王西麟先生還是承認流行歌和流行音樂也是音樂!由此推理:不懂得四大件的,雖然不是作曲家,卻仍然可以是音樂家。

既然不是作曲家,卻可以是音樂家,那麼隨之而來的推理結果就一定還有三種情況:聶耳與“作曲家” - 【濟寬餘語】 - 濟寬餘語

其一,不是作曲家,也不是音樂家。這在匹夫匹婦中比比皆是,毋庸贅言。

其二,既是作曲家,也是音樂家。比如外國的巴赫、貝多芬,中國的黃自、王西麟等。

其三,是作曲家,卻不是音樂家。這似乎不可思議,其實不難理解。——判斷是不是作曲家的標準是“四大件”,這“四大件”都與音樂的形式相關;然而音樂的靈魂在於旋律和節奏所構成的音樂主題能“直指人心”,能傳達生動的情緒和哲理。因此,只懂得使用“四大件”的規則,而不能用“四大件”去打動人們、感染人們,不能去移風易俗,那就只能稱他為“樂匠”,而不能稱他為“音樂家”。

總而言之,王西麟先生定義的“作曲家”,屬於“音樂家”概念下面包含的一個小類,偏重的是音樂形式方面的修養。音樂家可以不必是“作曲家”,而“作曲家”也未必都是音樂家。

現在來談談聶耳。

根據王西麟先生的定義,可以說聶耳不懂“四大件”,所以不是“作曲家”;但是,卻不能由此推斷說聶耳不是音樂家。

濟寬相信:一百年、五百年、一千年過去,聶耳的音樂作品一定還在;而現世的無數懂得“四大件”的樂匠們,都必將湮沒無聞。

因此,大喊一聲“聶耳不是作曲家”,與大喊一聲“伯牙不是作曲家”、“姜夔不是作曲家”、“瞎子阿炳不是作曲家”一樣,对“中國音樂界”乃至世界音樂界來說,其實並沒有什麼那個用,更算不上是什麼“耳光”。

“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鶵竟未休”(李商隱《安定城樓》)——標題黨在這份帖子的標題上用“作曲家”做的文章,若非嘩眾取寵,便是愚昧無知。

 聶耳與“作曲家” - 【濟寬餘語】 - 濟寬餘語

(圖二、圖三:聶耳紀念碑與聶耳紀念廣場)


【參考資料】

1、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217/19/10340385_535314137.shtml 360doc个人图书馆:《给中国音乐界一记耳光︱聂耳不是作曲家》。

2、           http://mt.sohu.com/20160521/n450714246.shtml 搜狐公众平台。丁丽娜、李峥:《走向叛逆音乐之路——王西麟专访》。

3、    http://j.kuan.blog.163.com/blog/static/598702312016911111243280/ 濟寬餘語:《聶耳紀念廣場》。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