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谈谈汉语的“本位”  

2017-12-28 22:00:38|  分类: 汉语易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本位”,指为了分析一种语言的语法结构而使用的基本单位。

语言学理论中的结构主义学派以词为本位。因为欧美的传教士们及后来的语言学者在总结学习某一种当地语言的经验时,发现了一个规律性现象:要掌握一种陌生的语言,必须先掌握该语言的基本词汇,然后才有可能理解该语言的句法;要系统地描写该语言以便传授该语言的时候,也必须先描写该语言的词法,然后才能描写该语言的句法。如此这般先词后句、由词到句地描写一种语言的方法,就像用石块、木材或砖瓦构建一座房屋的方法一样。石块、木材、砖瓦是一座房屋的基本结构单位,词则是一种语言的基本结构单位。

以词为一种语言的语法结构的基本单位,就是“词本位”。

 

现有的汉语语法理论中,对于汉语的“本位”有不同看法:

一、句本位。认为句子是汉语的基本单位。由句子到词,自上而下地进行分析。(以黎锦熙为代表)

二、词组本位。认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词构成的词组是汉语的基本单位。可以由词组到词,自上而下地进行分析;也可以由词组到句,自下而上地分析。(以朱德熙为代表)

三、词本位。认为词是汉语的基本单位。由词到词组或句,自下而上地分析。(以暂拟语法体系为代表)

四、字本位。认为单字是汉语的基本单位。由字到词、到词组、到句,自下而上地分析。(以徐通锵为代表)

引发分歧的原因不在字、词、词组或句的定义,而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汉语是人类语言中非常独特的一种语言。讨论“本位”这个概念时,未能明确究竟是泛指“语言”而论还是特指“汉语”而论。

二、汉语是当今人类社会里连续使用历史最长的语言。讨论“本位”这个概念时,未能明确究竟是就汉语的现代口语现象而论还是就汉语历史上的所有现象而论。

三、汉语历史上共有文献语言和白话口语两个系统,讨论“本位”这个概念的时候,未能明确究竟是就汉语的整体而论还是单单就汉语的文献语言或单单就汉语的白话口语而言。

 

汉语是一个双系统构造。一个系统是以本用、本义、本读、本字构成的静态系统,一个系统是以活用、引申、假借、孳乳构成的动态系统。前者的代表是汉语的文献语言,即文言文系统;后者的代表是汉语的白话口语,即白话系统。前者——即汉语文献语言系统——不在以索绪尔为代表的语言学理论的研究范围内,后者被现当代的汉语学者自行纳入了索绪尔及其影响下的各种语言学理论中。

如果就汉语来说“本位”问题,不妨先区分汉语的两个系统,分别来谈。

要了解和掌握汉语文献语言系统,必须先掌握汉字的基本字义、读音和书写形式。读书自识字始。所以,汉语文献语言系统可以说是以汉字为基本单位,即“字本位”。

要了解和掌握汉语白话口语系统,必须先掌握汉语口语中通用的句型。说话自句子始。所以,汉语口语系统可以说是以“句”为基本单位,即“句本位”。

谈到汉语的“本位”问题时,如果不区别汉语的两个系统,往往陷入困境。例如:

一、词本位说。由于汉语缺乏形态变化,词素、词、词组这三级概念的划分缺乏相应的语言形式标准,因此“本位”难以确认,从而难以付诸实用。

二、句本位说。可用于现代汉语口语系统,因为在对话中,句子的意思容易理解,即使个别词不懂也能在上下文的帮助下无“释”自通。但是,在面对汉语文献语言时,一字不明则全句不通的现象比比皆是,同时,字字皆明而全句不通的现象也屡见不鲜,故而句子难以和字词分开,从而难以作为“基本单位”而成立。

三、词组本位说。本质上是针对汉语口语的句法结构而提出的,尤其有利于解决词素、词、词组的难以划分的问题;但是,面对虚词的问题时几乎完全用不上。由于对虚词必须逐一做出解释才能进行相关的句法结构分析,所以“词组”无法作为“基本单位”来构建关于汉语系统的理论。

四、字本位说,可用于汉语文献语言,但在面对以复合词为主的现代汉语口语时,所起的作用往往相当于“词素”,可以作为分析词的基本单位,却不足以直接成为分析句子结构的“基本单位”。如果将字作为直接分析句子结构的“基本单位”,则容易与词混淆,从而与“词本位”混淆;并且受阻于词本位所遇到的难关。

 

有一个方面非常重要,但是至今为止,人们在讨论“本位”问题时几乎都没有重视。这就是研究语言的目的究竟是为表达服务,还是为理解服务。

一般都默认是为理解服务的,即面对一个语言现象去进行分析和解释。

有时似乎也为表达服务,例如让学生完成句子、调整词序、改写句子、造句等。

然而,真正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往往正是造句。——造句就是表达。

汉语语文教学的终极难点,公认是作文。——作文仍然是表达。

事实上,现有的汉语研究,尤其是汉语语法研究,注重的是为理解服务,而不注重为表达服务。

不能为表达服务的语法或语言理论,无论如何都难以令人满意。

讨论汉语的“本位”问题,一旦考虑到了要为表达服务,自然会倾向于“字本位”。毕竟汉语文献语言或汉语白话口语,都是一个字接一个字说出来的。字本位尤其适用于静态的汉语系统,而静态的汉语系统,正是汉语得以传承数千年而鲜活如初的灵魂所在。

总之,关于汉语的“本位”,需要考虑三个方面:

第一,              如果要从汉语整体来谈“本位”,就应该先考虑两个问题:一个是汉语文献语言的“本位”问题,一个是汉语白话口语的“本位”问题。

第二,              应该考虑“本位”的服务对象问题:是为理解服务,还是为表达服务。

第三,              应该考虑“本位”是用来自下而上地分析,还是用来自上而下地分析。

   

20171228日·京都寓所)

  评论这张
 
阅读(7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