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惠特曼的一個長達二十二行的詩句  

2016-09-05 09:12:41|  分类: 汉语易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惠特曼的一個長達二十二行的詩句 - 【濟寬餘語】 - 濟寬餘語

 

惠特曼的一個長達二十二行的詩句 - 【濟寬餘語】 - 濟寬餘語

 

早起,讀到一篇網文:《何偉:陳夢家的絕路與漢字的生路》。文中亮點多多,不一一。結尾處說:

“一位名叫肯尼斯·M·普萊斯的美籍惠特曼學者前來北京拜訪趙蘿蕤。他們的談話發表在《沃爾特·惠特曼季刊》上。普萊斯在采訪中問趙蘿蕤,她是怎麽譯出《來自不停擺動著的搖籃那裏》的第一節的,因爲那一節是個長句,二十二行之後才出現主語和謂語動詞,這樣的結構如果用中文表達會非常拗口。趙蘿蕤回答道:‘是沒辦法把那個長句翻譯成一個句子,因爲我必須要說的是,儘管我想忠實于原文,但也得考慮中文的流暢。(濟寬按:引文中的標點有可商之處)

趙蘿蕤(北大西語系教授、陳夢家夫人)的中文譯文一共二十二行(自然換行後成爲二十八行),見附圖。

句子的長度,應當是無限的。記得上大學時,在《別林斯基文集》的中文譯本里讀到過一個一千多字的長句,花了三張卡片才抄下來。當時的驚訝,難以言表;卻從此知道:漢語的句子可以不那麼簡省。韓愈在《柳子厚墓志銘》中便有一個長句,廣為人知,也是主語和謂語都要到最後才明白:“今夫平居里巷相慕悅,酒食游戲相征逐,詡詡强笑語以相取下,握手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涕泣,誓生死不相背負,真若可信;一旦臨小利害,僅如毛髮比,反眼若不相識;落陷穽,不一引手救,反擠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

就漢語散文而言,其句子的長度無法從字數上給出限制性標準。倘若討論漢語“句子結構”,句子成分的種類(主謂賓定狀補)及其語義分類(趨向、完成、因果、數量等)都不足以用來判斷句子是否“完整”。談到“句子”的構成,以及判斷該句子是否“完整”,恐怕要從語用的角度入手,才有可能給出一個標準供參考吧。

總之,討論漢語的“句子”,最好多個心眼兒,兼顧語法、語義、語用等方面,給自己的視野多留點兒餘地。《周易·乾卦》“九四”爻辭:“或躍在淵,无咎”,講的大概便是這個意思吧。


【资料】

1、【美】惠特曼《草叶集》,赵萝蕤译。上海译文出版社,《外国文学名著丛书》,199111月。P413-414

2http://www.21ccom.net/articles/history/xiandai/20150126119533.html 共识网:《何伟:陈梦家的绝路和汉字的生路》。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