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牙之断  

2015-05-24 21:22:00|  分类: 起居散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颗糖在嘴里,悠悠地顺着舌尖转、滚、翻。美妙的味道慢慢流进咽喉,然后迅速扩散,沿着后脑直灌脑心……惬意啊!
       忽然,糖粒滚进牙缝底下去了,用舌尖顶了几下,居然卡在两颗牙之间。
       那糖转呀转,像单杠运动员在翻杠。不经意的一下,骨碌碌地出来了。
       用舌尖裹了裹,好大一颗糖哟……就在这时,醒了。
       咦,舌头上还真有一粒小东西,骨碌骨碌,硬硬的,不甜。
       下牙那边有点凉。
       ——哇,牙少了一颗!
牙之断 - 【濟寬餘語】 - 濟寬餘語
 
       三十年前治过那颗牙。主治大夫是北医三院的女教授,姓边。她说要先拔牙髓再补。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牙科老大夫的手劲儿,那叫一个有力,那叫一个稳!麻醉、钻眼、拔髓,一气呵成,干净利落,似乎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旁边几位学生,始终瞪着眼直不楞登地盯着,视线几乎能灼伤人。边教授说:“看,到底是年轻人,牙髓多粗啊!”我还躺在治疗椅上,听到这话,不免有点阿Q式的得意。循声望去,但见边教授手中镊子夹着一条短短的梭状物,白色,有点透明,似乎颇有弹性;长约一公分,形似一颗小小的泡开了的枸杞。教授让学生找了个空的小药瓶,仔细把原本属于我的那根牙髓放进去,吩咐道:“收好了,做标本。”
       从此,我那颗牙就成了不知痛痒冷热的“死牙”。去年,那颗牙中由边教授填补进去的材料脱落,露出一个比当年更大的空洞,年底又补了一次。温和的学良大夫仔细补好之后说:现在那点牙壁太薄,一碰就会断。真不好补。
       对付了五个多月,终于还是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