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老黑板  

2015-12-15 23:20:25|  分类: 起居散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離開高安師範已三十八年作為文革後首批工農兵學員,一九七四年春進入高師。當年秋,編入文藝班;次年冬畢業。已故恩師彭一葉先生毅然提前一年退休,空出編制名額,將余留校任音樂教員。三年後恢復高考,秋季離校赴京,就讀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高師四年半中,學習、練琴、教課,大部時間在老校區東南角音樂教室度過。

教室半在地下,有南窗三扇、東窗兩扇。窗台下沿距地面不過五六寸。位置僻靜,少有行人,高樹叢草,內陰外陽。學生座席為兩列長椅,無課桌,類似教堂。窗外光線恰照亮黑板與講台。站在講台上,看學生面容亦不十分鮮明。然師生之聲音,得半地下之窟室共鳴,凈淳無雜響,激揚無冗音。

教室入口在東北角。西墻上,用水泥與黑漆塑有一黑板,乃彭一葉師監製。上沿繪有七組半八十九鍵模擬黑白鍵盤。鍵盤下,有四行橫貫黑板的五線譜,譜線朱紅,無譜號。講解樂理之譜表、譜號、音名、音程、和弦、轉調時,極便利。

西北墻角有一架鋼琴,星海牌,黑色。為彭師攜余同赴南昌選購而來,替換掉原有那台帶音栓的高級腳踏風琴。余用此鋼琴練習過拜耳599等入門級教材,此外用它視唱練耳、作曲、練聲等,三度寒暑,幾乎日日相伴。告別高師時,唯一不曾上交之公物,便是此琴一枚黃銅鑰匙。當年,彭一葉師鄭重交付我手,囑我好好學習,好好工作。如今這枚鑰匙與一冊恩師1958年所著《兒童歌曲作法》一起,成為珍藏的紀念。

20151213日下午,參加高師75屆同學畢業40週年聚會,重返母校。一走進“宜春學院高安校區”,便請曹安才老同學引路,直奔老校區。來到高高的大台階下,仰望台階上二層校舍,主樓屋簷下一行紅色繁體大字:“江西省高安師範學校”,赫然猶存!

數十載光陰化為昨日,滿腔回復學子心腸。

就在那時,腦海深處音樂教室的記憶甦醒了!

替喻天保、鄧英夫婦拍完台階照,便獨自徑奔東南角。

草木依舊,音樂教室三扇南窗均加有鋼筋條,不像昔日那樣能鑽得進去。見中間窗戶上有處玻璃破損,遂邁過草地,跨上窗台,探頭向內望去。

天花板破損,大塊地掛吊下來。長椅不見蹤影。幾個陌生大櫃子,櫃上櫃下,散亂堆放著莫名雜物。失望之際,一眼看到西墻,以及墻上那黑板!

鍵盤、線譜、黑漆、紅線,居然四十年前舊物,略有斑駁,原樣清晰可辨!

剎那間,淚水奪眶而出。就在那一刻,看見了彭老師!

——老師站在黑板前,面容清癯,深目隆準,滿頭白髮,一絲不亂,聲音清越,手勢有力,……

老黑板啊老黑板,見你之前,我已將你忘卻。說起高師,只想恩師,從未想你。

如今看見你,似乎看見一面魔鏡,鏡裡有自己,有各種事情,歷歷在目;有各樣人物,言笑啞啞;而恩師,就站在眼前……

心靈最柔弱處湧出的淚,止啊止不住。

彭老師,您在那邊可好?

老黑板 - 【濟寬餘語】 - 濟寬餘語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