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現代國際公理:個人服從社會  

2013-07-03 09:51:22|  分类: 混沌絮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國“棱鏡門”主角斯諾登同時向21國申請政治避難,其中半數國家拒絕。這顯示斯諾登的社會角色定位遇到了空前麻煩。各國政府在維護人權还是維護社會所需要的所谓公德與法紀之間,其所作所為和輿論並不一致。這種兩難的情況,可謂“斯諾登難題”。

一方面聲稱人權至上、講究保護個人隱私、高喊與友邦平等相處,一方面在維護國家穩定時,侵犯人權、竊取隱私、秘密監視,做出種種見不得人的行為。此等雙重標準、雙重政治人格的行為,讓理念狠狠撞上了法紀的腰。

誰受傷?讓誰犧牲?

目前的情况是:理念低頭讓路,國家安全至上。

對於此類問題,中國一向說老實話、做老實事,因而長期受到一些國家的政客的高調指責。

現在,美國的議員們異口同聲地攻擊斯諾登,并且毫不猶豫地干涉、威脅所有同情斯諾登的國家。他們的一些言論已超越常理,違背邏輯:

1、“間諜”——哪國的間諜?沒有宿主,何來間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斯諾登是“大眾間諜”,他是美國民眾的間諜,是全世界所有被“棱鏡”關照過的國家的間諜。

2、“叛國”——護照被註銷,斯諾登已成為流亡者、無國籍人士,何叛之有?

顯然,這個時代、這個地球上,確實存在一個“普適性”真理:在個人權利和社會權利之間,最終個人得服從社會,必須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