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通信:词语的歧视性和汉语的现代转型【附友人来信】  

2013-02-18 11:45:37|  分类: 問學隨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学:

你好!谢谢来信。其中所提问题,我个人意见如下:

一、     关于词语的“歧视性”及是否应当退出汉语体系

这是两个问题。一是词语的“歧视性”,二是有歧视性的词语,是否应退出汉语体系。

首先,“歧视”之类,生于人心,无关词语。任何词语都是符号,本无所谓歧视不歧视。歧视性的有无,取决于说话人和听话人双方的关系。“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对“华人”的歧视性显而易见,但那歧视不在“华人”这个词语,而在整个句子上。把“华人”换成“英国人”或“法国人”等,只要和“与狗不得入内”连在一起,就有歧视性。

特定的词语,由特定人群使用,会被赋予歧视性。如纳粹分子口中的“犹太人”,元朝蒙古人口中的“汉人”,文化大革命时期人们口中的“右派”等。

曾几何时,“党员干部”是无比光荣、激动人心的词;如今从一些人嘴里说出来,却隐然有歧视性。

若同意上述观点,即歧视性来自语言的使用者而非语言本身,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没有意义了。

二、     关于“汉语是否到了现代转型的时候”

这也不是个单纯的问题。其中包含:(1)“型”是什么?(2)汉语现在使用的“型”有什么特点?(3)所谓汉语的现代的“型”有什么特点?(4)汉语从现有的“型”转到所谓的现代的“型”需要哪些条件和步骤?

以上四个问题,谁要提出“汉语到了现代转型的时候”,谁就该拿出定义、负责回答。

“五四”新文化运动使汉语的标准语由文言转为白话,算是一种语体转型。但是这种“转”,并非转变,而是转移。因为那时的文言和白话在中国都已有上千年使用史,都已树立了自己的文学典范,是并行的语体,分不出新旧了。

以我陋见,提出“汉语现代转型”者,如果不是指语体转型,或方言转型,或语种转型,那么他就未必能说清汉语的现代之“型”有何特别之处。——汉字还是那些汉字,语法还是那些语法,词语还是那些词语;光是改变几个词,便号称“汉语转型”,是大话,大言。

任何一种语言,都是其全体使用者公有的工具,不可能脱离历史,也不可能脱离使用者人群而任由个人意志去推动“转型”,完成突变。

三、     关于“汉语怎样转型才能更加富有生命力”

济宽以为,该转型的不是汉语,而是汉语的使用者。

目前有几个汉语应用方面的普遍现象值得重视:

一、错别字无处不在。——几乎所有平面媒体和影视媒体都不能幸免。

二、用词不当,或偏或错。

三、生造概念,定义模糊或根本不加定义。

四、废话多。

汉语和世上其他语言一样,需要简洁、明确,也需要优雅、生动。但这不是汉语本身的问题,而是汉语使用者的问题。“不学诗,无以言”,就是针对缺乏诗歌文学修养,导致语言水平低下者而说的。如今的国人,如今的教育,缺的正是以《诗经》为代表的汉语文学典范的素养。

我国有悠久的诗歌语言传统,情动于中,方始发言于外。若说惯了假话空话大话套话,若听惯了假话空话大话套话,能责怪语言吗?

想让汉语转型,就应该先让说汉语的人转型!当说汉语的人们转变得更加真诚、更加坦率、更加友善、更加谦虚好学、更加言而有信,再来讨论汉语该不该转型。

 四、其他

日本人注意语言的歧视性(日语叫差别)。瞎子改称视力障害者聋子改称听力障害者老年痴呆改称认知障害者。这样做,指称的对象并未改变,障害者”本人听了仍很清楚地知道那是指自己与众不同的方面,而且还知道人们很了解且很在意那点不同。

事实上,语言形式的更改,效果有限,如同将朝三暮四改为朝四暮三。改称的结果,充其量表示了社会有尊重障害者的心意。纵然如此,那一点心意也值得肯定。至于语言,却因此而增加了负担,——多出一套新词新语,却不能删除文献典籍和字典辞典中原有的那套词语。存旧添新,而非弃旧图新,从语言的经济性衡量,可商。

如果搁置甚至禁用“瞎子点灯白费蜡”、“哑巴吃黄连”,那么“盲人摸象”、“瞎子阿炳”、“智叟”、“李铁拐”、“独臂将军”、“独眼龙”、“睁眼瞎”、“装聋作哑”、“耳不聋眼不花”、“老天瞎了眼”、“让敌人变成聋子、瞎子”、“一瘸一拐”、“缺胳膊短腿”、“驼背”、“驼子”、“罗锅”、“郭橐驼”、“瘫子”、“面瘫”、“偏瘫”、“身残志坚”,等等,以及所有的病患名称,是不是都要“转型”?

古代帝王很在意“避讳”,连孔子的名字都被改写。事实证明那是给子孙后代添乱。“汉语的现代转型”如果只是更改几个特定的名词术语,或恢复效仿古已有之的措辞格式,这样的“转型”,毋宁说是用词的变更。

呵呵,济宽以为,趸来几个词,便大呼小叫汉语的现代转型者,其人的语言和思维,恐怕先要转型。

      好了,就说这些。供参考。

     

进步!

 

【附录】友人来信(摘录)

您好!……我们报社现在在写一篇关于“现代汉语是否应当转型”的稿件,……相关内容如下:

数月前,央视的一则公益广告短片《为爱正名》在网络上引起网民的广泛转发,该视频提倡废除“老年痴呆症”这一带有歧视性的说法,并在同时发起网络投票,得到广泛参与和支持。近日,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晓华撰《“老年痴呆症词应退出汉语体系》一文,文中提出:汉语热在世界范围内悄然兴起,汉语文化的复兴之势日益明晰,汉语的现代转型问题不容回避。应当以现代理念引导语言的革新,推动汉语文化完成现代转型不断弘扬现代平等理念,去除歧视性话语,推动汉语文化的复兴

对此:

1、您认为“老年痴呆症”、“发廊妹”、“打工仔”、“老不死的”等词语;“瞎子点灯――白费蜡”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之类歇后语是否带有歧视性,应当退出汉语体系?

2、请问您对“汉语到了现代转型的时候”这一观点怎样看待?汉语是否到了转型的时候?是否应该由消除部分带有不平等理念的词语为开始进行转型?

3、您认为汉语应当从哪些方面转型、怎样转型才能更加富有生命力、不断向前发展,体现一门语言的博大精深?

如能得到您的回复,定当感激不尽!如您有空,还希望尽快回复。

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