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漢語語法:詞義對結構的影響  

2012-04-26 23:12:57|  分类: 問學隨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赴一飯局。席間,友人開聊,言“胡說八道”有新解。

通常,這個成語可如此分析:由兩個偏正結構所構成的聯合詞組。

具體一點:“說”、“道”是動詞謂語、是中心詞;“胡”是“胡來”、“胡亂”的“胡”,副詞作狀語;“八”是“七上八下”的“八”,數詞做狀語,表示行為動作的數量。

然而按友人說法卻非如此:“胡”可以是姓氏吧?——沒錯。“八”可以指“八個人”吧?——也沒錯,“桃園三結義”里,“三”就指“三個人”而不是“三次”。

那麼,“胡說八道”就可以不按兩個偏正結構去分析、而視為兩個主謂結構所構成的聯合詞組了:“胡”和“八”是主語,“說”和“道”是謂語。

對此新解,友人結合時政和傳媒,發揮了一通,一座恍然,皆嘆漢語構造之奇巧靈動,世人運用漢語之妙到毫巔。

漢語啊漢語,不用形態,依賴方塊漢字來表達,一字往往對應多個詞語。數個漢字組合成句,常常不能確定該組合的內部結構,從而難以確定其所表達的意義。非就上下文所提供的信息,確認相關行為的時間、地點、對象等背景所構成的言語“場合”,才能明瞭這個組合的真正用法和語義。

和說漢語的人打交道,如果對相關“場合”一無所知、對於話題的相關內容沒有積累足夠的背景知識,定將如墜五裡霧,如牛聽琴、如閱天書。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