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老子》第十五章:善為士者的七種表現  

2012-11-25 20:37:21|  分类: 問學隨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這一章說的是做人之道,刻畫出了老子心目中“善為士者”的形象。正文大意是:

自古以來善於做人的,微妙玄通,深不可識。正因為看不明白,所以勉強把他描述形容一番:豫然像冬天涉水過河,猶然像顧慮四方鄰國,儼然就像做客,煥然像冰塊將要融解,敦然就像原木,曠然就像山谷,渾然就像濁水。誰能讓渾濁的靜下來而慢慢清澈?誰能讓安息的持續動起來而慢慢復生?保持這種道行的人不希望盈滿,唯有不盈滿,所以能掩蔽著不成就新的。

其中提到善於做人的最高境界是“微妙玄通,深不可識”,“深不可識”就是深藏不露,讓人無法看明白。時下人說話,很少用到“深不可識”,常聽到的是“深不可測”。說一個人深不可測,其實帶有一點點貶義,意思是說這種人有心機,城府深,說不定什麽時候就會崢嶸畢現,搞你一下。但如果說“深不可識”,則通常是褒義的,意思是說對方修養很深,而說話人則相對顯得修為淺薄,因此無法理解對方思想和言行。“深不可識”和“高深莫測”相近,但不是“深不可測”。這三個詞由於字面相近,容易混淆。

既然“深不可識”,那怎麼才能說清楚這種“善為士者”的做人特點呢?本來,要說明一個“不可識”的對象,從邏輯上來說是不可能的;但中國文學有一個傳統,可以化繁為簡,傳達出那些“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不可識”的對象。這也是先秦諸子文學遺留下來的寶貴遺產。具體來說,就是採用白描的方法,將對象的外在特徵細緻入微地描述出來,然後讓讀者根據那些外在的表現形式來擬構出對象的性質。王弼所謂“皆言其容,象不可得而形名”,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老子描寫深不可識之人,有七種表現形式。

其一,“豫兮若冬涉川”——如三九寒天,人在河邊,若赤足涉水,水寒難耐,於是有人畏懼退縮,有人呼喝縱躍而下。倘若有人靜立河邊,注視河水,不退不進,面無表情,誰也不知道他在打什麽主意,到底要不要涉水,這便是微妙玄通,深不可識了。

其二,“犹兮若畏四鄰”——如一國居中,四方鄰國聯合來擠兌他,該國或高呼宣戰,或委屈求和,則其鬥志、勇氣、膽略皆一目了然,四鄰之國可以見風使舵、見機行事。倘若該國若無其事、該幹什麼還在幹什麽,對哪一個鄰國都客客氣氣,禮貌有加,讓四方鄰國誰也摸不著頭腦、探不出底細,便是微妙玄通,深不可識了。

其三,“儼兮其若客”——如一人出門做客,服飾光鮮整齊,言語行止規規矩矩、有板有眼,一看不出如何富貴得勢,二看不出如何潦倒窘迫,三看不出腹中學問深淺,四看不出來意善惡凶吉,便是微妙玄通、深不可測了。

其四,“兮若將釋”——這個形容里“釋”字最妙。“釋”不是融化,而是解散。冰塊在一定溫度下,整體酥解,外表看似堅固完整,其實一觸即開。這種情形就是“渙兮”的狀態,也是一種微妙玄通,深不可識的狀態。

其五,“敦兮其若樸”——樸指沒有加工的木料,或指原木。這樣的材料看上去什麽都沒有成形,卻有可能做成任何部件。凡是看上去什麽都不是,卻又什麽都可能成的,就處於微妙玄通,深不可識的狀態中。

其六,“曠兮其若谷”——這裡的“谷”是山谷的谷,不能用繁體字的五穀雜糧的“榖”代替。山谷本是兩山之間的低窪處,可以是峽谷,也可以是盆地。這樣的地方,特點是可以容納山上下來的一切:雨水、山洪、泥石流、草木、禽獸等等,沒有選擇,沒有取捨,沒有不能容納的。一個人如果能做到虛懷若谷,便是達到了微妙玄通,深不可識的境界。

其七,“渾兮其若濁”——這句尤其妙。渾和濁是一對同義詞,渾指不清,濁指不凈。水不清,很像是髒水,這里的言外之意,就是雖渾而不髒。渾而不清是外在的,似濁而非濁是內在的。做人做到既不鋒芒畢露,什麽都看不上眼;卻也不是逆來順受、同流合污,便是微妙玄通,深不可識了。

在微妙玄通、深不可識之人看來,世事也罷,世人也罷,假以時日,一切都將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所以,完全不需要任一時之氣,圖一時之快,逞一時之勇,行一時之事,而是保道不盈、蔽不新成:靜下心來,耐住性子,讓時間來解決問題,讓歷史來解答謎底。

 

 

 

【附錄】 [三國魏]王弼注《老子》第十五章

 

 古之善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豫兮若冬涉川,冬之涉川,豫然若欲度,若不欲度,其情不可得见之貌也。犹兮若畏四邻,四邻合攻,中央之主,犹然不知所趣向者也。上德之人,其端兆不可睹,德趣不可见,亦犹此也。俨兮其若客,涣兮若冰之将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浑兮其若浊。凡此诸若,皆言其容,象不可得而形名也。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夫晦以理物则得明,浊以静物则得清,安以动物则得生,此自然之道也。孰能者,言其难也。徐者,详慎也。保此道者不欲盈,盈必溢也。夫唯不盈,故能蔽不新成。蔽,覆盖也。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