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

 
 

我叔叔  

2011-11-29 09:17:39|  分类: 人間速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叔叔於1128日上午在醫院去世,享年八十。

小學時代,在南方省城小巷中,向小夥伴說起自己在北方有個叔叔是空軍飛行員,那感覺就像在講述一個天方夜譚中的神話。

叔叔是解放軍第一代空軍飛行員,去過朝鮮,立過戰功。後因眼疾,由殲擊機改飛運輸機。再後來擔任航校教官。因深愛石家莊國棉六廠一位紡織女工——我嬸嬸,毅然復員到石家莊附近農村,在我嬸嬸老家的村裡當了農民。從此畢生相伴,成就了他最熾熱的愛之理想。

我出生後,叔叔寄來許多奶粉、糖和餅乾。在當時,那都算得上是奢侈品。反右運動過後,父母下放;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叔叔家中遭災;接著四清、文革,兩家只剩平安書信往來。

後來我到北京上大學,寒假去叔叔家過年,終於見到自小崇拜的叔叔。他中等個子,腰板挺直,每天一早按時出門,到莊稼地裏轉悠一圈,走路邁大步,快疾如風。和同齡農夫相比,顯得格外精神。圓臉,但眉目五官和父親極相似;連板寸頭、鬍子茬都一樣。愛下象棋,下午準要拉我來幾盤。叔叔下棋落子快,當我橫衝直撞、一往無前的時候,平日言語不多的他便微笑起來,說:“哎呀,不得了了,了不得了。”但棋局往往在我不知不覺中發展到終局,而且總是我的老將無處可逃。於是我漸漸沉穩起來,每走一步也試著去想想叔叔的應招,準備幾手自己的後招,叔叔下棋的興致似乎也越來越高。直到假期將結束,我要離開的前一天,居然贏了叔叔一盤棋。記得當時叔叔長舒了一口氣,說:“不錯。還行。”就和嬸嬸包餃子去了。

那時嬸嬸因血壓高、心臟不好,長期病休在家,平時就坐在炕上,很少出門。他們在一起包餃子的過程,像是一項行為藝術作品。面和好後,叔叔坐在炕沿上,把揪出的劑子一個一個依次立著擺在炕桌邊上,橫斜對齊,如同一排一排接受檢閱的士兵。然後是叔叔搓劑子、擀皮子;嬸嬸坐在炕桌後面,拿皮、擱餡、包圓。包好的餃子碼放在她身邊的玉米秸蓋簾上,也是一個個一般大小、一般模樣,整整齊齊地站著。他們一邊隨口嘮一些家常,一邊搓、擀、拿、擱、包、放,從容默契、流暢有致、一絲不亂,節奏輕鬆明快,如同一首斯特勞斯的圓舞曲。

叔叔年紀大了以後,隨嬸嬸搬回城裡,住在棉六的家屬區。後來行動漸漸不便,檢查出小腦萎縮,但其他臟器無不超好。今年初開始,不大能認人,卻還能自己吃飯、挪步。只是不能攙扶他,一攙他反而不能保持平衡。上個星期住院,是因為肝功能突然惡化;週末接著發生肺積水、胃不納食、呼吸困難,顯見得是全身器官逐個衰竭,已臨崩潰。堂妹從大洋彼岸趕回來照看。週一,大限至。

叔叔走了。幹練、利索、善良、熱情如火的叔叔走了,帶著他那些神話般的天上的故事,傳奇般的人間的愛情,還有對兒孫子侄的慈父般的呵護關愛。

叔叔,安息吧!

叔叔,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