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濟寬餘語

天空是一樣的,而多變;洞窟是不一樣的,卻難變。(本博客日誌未注出處者皆系原創)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中國哲學的兩張面孔

2018-6-20 8:25:41 阅读266 评论0 202018/06 June20

宣傳,若由“治於人者”為之,叫“喚醒”;若由“治人者”為之,叫“指導”。根據目的的不同,前者有時屬於鼓動,後者有時屬於惑眾。

然而,真正的裁判是聽眾。

聽眾覺悟,則既不會一鼓便作氣,也不會因惑而從眾。

聽眾愚昧,則既有可能喚而不醒、鼓而不動,也有可能指而不顧、導而不行。

所以,宣傳中,有人性,有哲學。

中國古代哲學,號稱有百家之多,能立於不敗之地而傳承至今的,似乎都有兩面性,似乎都像雙刃劍——

儒家者流,一方面為了治於人者,主張“有教無類”;另一方面為了治人者,主張“上智下愚”。

道家者流,一方面為了治於人者,主張通過“不爭”來求得“老死”;另一方面為了治人者,主張通過“不居”來求得“不去”。

然而,這種兩面性不是自相矛盾,不是投機取媚。

儒家之上智下愚,是說首先以智來察知事物情偽,然後以愚來踐行主張且不改初心。

道家之不爭不居,是說為達到長遠目的而不爭於眼前一事一物之得失,為萬古流芳而不獨佔時人所讚賞仰慕的地位和名譽。

哲學,尤其是中國的哲學,立足于心象和物象兩界,講究陰陽表裡虛實始終,所以,她確實有兩張面孔——

一張是心象世界里的面孔,智慧而圓通,使人對一切欲念了如指掌,從而達到心靈的自在與生活的從容。

一張是物象世界里的面孔,現實而勢利,使人對一切表象洞若觀火,從而達到舉措的自如與利益的鞏固。

面對擁有兩張面孔的中國哲學,其是是非非,真正的裁判是你。

你若活在物象世界,便只能看到她的勢利;你若活在心象世界,便只能看到她的圓通。

作者  | 2018-6-20 8:25:41 | 阅读(26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貓疑之爭

2018-6-18 20:43:54 阅读147 评论0 182018/06 June18

中M貓疑之爭由M國挑起。從物象和心象兩個維度來看M國挑起爭端的緣由,有表面與實質等四個要素:

物象上,表面是500萬萬刀額度的關稅問題,實質是M國的3000萬萬刀的逆差問題。

心象上,表面則是M國對中國的生產方式和管理模式不滿而要求改變;實質是對中國的正值體制和經濟體制不滿而要求改革。

上述兩個方面共四個要素,如果由表及裡、自上而下排列,便是一個金字塔。真正重量級的、起決定作用的因素在最下邊。

如果問:M國這種裡外不是人的“雙輸”做法究竟有什麼陰謀?那麼看看金字塔的下面,就能多少明白其陰謀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如果問:中國為什麼針鋒相對、決絕迎戰?同樣是看看金字塔的下面,就能明白這根針的下面連著一個多麼大的棒槌。

一個要逼中國改道,一個要堅定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之路,針尖對麥芒,且看孰為針尖,孰為麥芒。

作者  | 2018-6-18 20:43:54 | 阅读(14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師者難為無米之教

2018-5-29 15:13:37 阅读137 评论0 292018/05 May29

利稅同源出,責權屬兩家。

大頭歸上座,難題就地趴。

薪金拖欠久,妻小日喧嘩。

生計難為繼,師嚴無語誇。

問天何所大,莫道祖國花。

竭澤拖網下,絕魚亦絕蝦。

作者  | 2018-5-29 15:13:37 | 阅读(1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小林正樹《切腹》觀感

2018-5-12 19:05:12 阅读93 评论0 122018/05 May12

週末看了一部1962年拍的老電影,小林正樹的《切腹》(HARAKIRI)。說的是在一個無賴的敲詐個案引發的無賴風潮中的一位無奈而形同無賴的武士及其全家的悲劇和抗爭。(終於用一個句子說完了)

這部電影蘊涵了多種情節元素。它像一部武士片,矛盾的一方是一個聲名顯赫的武士家族,另一方是一個窮愁潦倒的武士家庭。有決鬥,有殺陣,有刀劍,有長矛,甚至有火槍。當然,還有切腹,咬舌,報恩,復仇。

它又像一部推理片。有慘死,有冤屈,有偏見,有自私,有大社會,有小人物,有不講理,有不留情。還有激烈的辯駁交鋒,有細密的推求探索,有反反復復的是是非非,有跌宕起伏的邪正轉換。

它還像一部倫理片。有忠誠,有正義,有節操,有人道,有直言,有矯飾,有偏見,有抗爭,有頑固不化的冷漠與傲慢,有石破天驚的揭露與抨擊。

你若待我如草芥,我便掀翻你家天。衣衫襤褸的津雲半四郎,獨闖豪門,單挑羣雄,然而一旦動手,無論讓他殺傷多少,都難以發洩他胸中的不平和沖天的怨憤。可是,當他殺入內堂,單手抱起那一尊代表武士家族世世代代無上榮光的盔甲,狠狠摔下,讓它零落星散、滿地找牙的時刻,他那不屈不撓的眼神變得更加鎮定,除了抗爭的堅定意念,依然故我地燃燒著絲毫沒有散去的怒火。

這時候,他背靠豪門祖堂的神壁,面對排槍,從容切腹,體現了崇高的自尊和錚錚傲骨,有情、有義、有理、有節。

得其時!得其所!得其魂!

1963年,此片在戛納電影節獲金棕櫚獎提名,最終獲得評審團特別獎。

作者  | 2018-5-12 19:05:12 | 阅读(9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無題

2018-5-12 16:44:34 阅读141 评论0 122018/05 May12

有 | 網 | 帖 | 談 | 當 | 前 | 經 | 濟 | 問 | 題 | , | 認 | 為 | 道 | 德 | 現 | 狀 | 是 | 經 | 濟 | 發 | 展 | 中 | 的 | 一 | 個 | 不 | 利 | 因 | 素 | , | 將 | 道 | 德 | 現 | 狀 | 定 | 性 | 為 | “ | 淪 | 喪 | ” | , | 而 | “ | 淪 | 喪 | ” | 之 | 表 | 現 | 則 | 集 | 中 | 在 | “ | 誠 | 信 | ” | 方 | 面 | 。 |

| 道 | 德 | 既 | 已 | 淪 | 喪 | , | 要 | 不 | 要 | 再 | 建 | ? |

| — | — | 建 | ? | 還 | 是 | 不 | 建 | ? | 這 | 是 | 個 | 問 | 題 | 。 |

| 不 | 建 | ? | 沒 | 有 | 道 | 德 | 的 | 人 | , | 屬 | 於 | 人 | 渣 | , | 等 | 同 | 螻 | 蟻 | 。 | 沒 | 有 | 道 | 德 | 的 | 社 | 會 | , | 便 | 是 | 螻 | 蟻 | 窩 | , | 是 | 人 | 渣 | 群 | 集 | 的 | 洞 | 穴 | 。 | 非 | 洲 | 莽 | 原 | 上 | 有 | 許 | 多 | 高 | 高 | 的 | 土 | 堡 | , | 其 | 實 | 都 | 是 | 螻 | 蟻 | 窩 | 。 | 輕 | 輕 | 碰 | 它 | 一 | 下 | , | 螻 | 蟻 | 們 | 便 | 嘩 | 啦

作者  | 2018-5-12 16:44:34 | 阅读(1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樹莫砍

2018-5-8 7:02:03 阅读186 评论0 82018/05 May8

日前蒲氏落馬於黔。其人曾主政德陽,人稱“蒲剃樹”。江西蘇氏之案亦有樹影。樹之時義大矣哉。

莫砍樹,樹莫砍,

樹本順天始長成。

經風雨,歷寒暑,

上有枝葉下有根。

春花秋葉誠無欺,

夏蔭冬柴義不辭。

種樹愛樹常積善,

砍樹傷樹德行虧。

興衰自古因人起,

甘棠代代樹豐碑。

作者  | 2018-5-8 7:02:03 | 阅读(18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講話者的心志

2018-5-6 12:30:32 阅读435 评论0 62018/05 May6

剛解放的時候,很多幹部沒有讀過大學。他們講話,通常脫稿或無稿,但效果好,大家愛聽。為啥?因為內容實在,語言通俗,說完就幹,言行一致。當然,他們的講話中,不會出現他們自己不懂的詞語。

現在的幹部大多上過大學甚至碩研、博研。他們講話,通常有稿,但效果未必好,大家未必愛聽。為啥?因為內容、因為語言,還因為說完了未必真幹,言行兩張皮。他們的講話稿,通常由人代筆,難免會出現一些代筆者始料不及的“生僻”詞句;而他們又往往忙得很,沒時間備課,一旦遇到自己不懂的詞句,難免斷錯句、念錯字。

“詩言志”,講話這件事,歸根結底,表現出來的是講話者的心志。

心中有群眾、不矯情、想做事的幹部,有事實、有全局、有目標、有規劃,什麼時候開口講話,都能掌握輕重緩急,做到有條有理、通俗易懂、鼓舞人心。

目中無群眾,對事實、全局、目標、規劃只想自行其是卻又想讓群眾信服,就難免誇飾虛浮、花言巧語,或是生搬硬套、拿話壓人。黨八股乃至官僚主義的作風,歷來遭反對,卻不知為何,總能屢敗屢戰、屢除屢生,恐怕就是因為有些人光考慮個人、沒考慮大家吧。

作者  | 2018-5-6 12:30:32 | 阅读(43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莘莘與菁菁

2018-5-4 23:49:32 阅读2782 评论0 42018/05 May4

“莘”字獨用,有兩說:長貌,眾也。《詩·小雅·魚藻》:“有莘其尾”,毛傳:“莘,長貌。”《玉篇·艸部》:“莘,眾也。”

獨用可以表示眾多,疊用為“莘莘”還是表示眾多之貌。《說文》“燊”下說解:“盛皃。(木部[驫下木]字下曰:衆盛也。此與同意。)从焱在木上。會意。讀若《詩》曰‘莘莘征夫’。”許慎所引詩句出自《詩·小雅·皇皇者華》。原文本來寫作“駪駪征夫”。毛傳:“駪駪,衆多之皃。”到了東漢,許慎所見的《詩經》版本則寫作“莘莘”。

《詩經》中另有一個“詵詵”,見於《周南·螽斯》:“螽斯羽,詵詵兮。”毛傳:“詵,衆多也。”詵和莘讀音相近。段玉裁在“詵”下注:“按:以衆多釋詵詵,謂卽[多辛][多辛]之假借。陸氏《詩音義》云:‘詵詵,《説文》作[多辛]。’陸所據《多部》有[多辛]字,引《詩》‘螽斯羽,[多辛][多辛]兮’,葢三家詩。此引毛詩。或作駪駪、莘莘、侁侁,皆同。”

可見表示眾多之貌的“詵詵”,在唐代陸德明所見《說文》版本中寫作“[多辛][多辛]”。而詵詵與駪駪、侁侁皆為形聲字,聲旁相同;[多辛][多辛]與莘莘也皆為形聲字,聲旁相同。兩個聲旁、五種寫法,在表示眾多這個意思時,唐以前是通用的。

《詩經》傳世版本中,“駪駪”形容征夫眾多。《國語·晉語四》:“周詩曰:‘莘莘征夫,每懷靡及。’”東漢時期,許慎見到的《詩經》版本也寫作“莘莘”。唐代房玄齡等編撰的《晉書》中有“莘莘胄子,祁祁學生”(卷五十五《潘尼傳》),形容貴族子弟的眾多;又有“莘莘眾賢,千載一遇”(卷九十二《袁宏傳》),形容賢者的眾多。到兩宋,可以看到“莘莘學子”的用例

作者  | 2018-5-4 23:49:32 | 阅读(2782) |评论(0) | 阅读全文>>

道德是和平之本

2018-4-28 11:12:10 阅读148 评论0 282018/04 Apr28

4月27日上午,金正恩跨過三八線,到韓國去和文在寅會談。

文在寅立於三八線南迎接。握手時,文在寅笑著說:“今天您來到南邊了,那我什麼時候能去北邊呢?”

金正恩接口說:“現在就去,怎麼樣?”

文在寅先是意外,隨即欣然。於是兩人攜手跨過三八線,到了北邊。

這樣的“一分鐘互訪”,說明分界線哪怕是“軍事”的,也並非雷池。只要雙方都抱有和平的願望,便可“立地成和”。

所有的界線都出自人的心象。倘若心中無牢囿,再嚴的界線、再深的溝谷、再高的壁壘、再厚的城墻,都會在頃刻間灰飛煙滅,化為通途。

政府與政府如此,人與人也是如此,政府與人或人與政府還是如此。消除心象裡面的種種界線,最好的辦法是交流。

——交流的方式是談話,談話的結果是立法,立法的保障是誠信,誠信的基礎是道德。

所以,道德是和平之本。

沒有道德,就沒有誠信;沒有誠信,立法就沒有保障;沒有保障的立法,等同於說了白說;說了白說等於無法交流;無法交流便只能對立、猜疑、妖魔化……等等。對於妖魔,誰能忍受?臥榻之側,豈容妖魔酣睡?於是在心中忍無可忍之際,拔刀亮劍,一決死生。戰爭,由此而來。

所以,道德之言,其用大矣哉!一言可以止戰、可以興邦,也可以致亂、可以亡國。

作者  | 2018-4-28 11:12:10 | 阅读(148) |评论(0) | 阅读全文>>

釵頭鳳 · 法事

2018-4-14 6:28:55 阅读119 评论0 142018/04 Apr14

節交凑,根盤扣,

水深溝險誰知透。

冤如谷,悲如瀑,

一腔愁憤,幾時平復。

哭,哭,哭。

聲雖吼,無可否,

望天書咄空開口。

桃夭速,蒼黃逐,

隱形刀俎,滿砧魚肉。

戮,戮,戮。

作者  | 2018-4-14 6:28:55 | 阅读(1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語言的效益、效果和效率

2018-4-6 9:57:35 阅读151 评论0 62018/04 Apr6

時不時會有人論及語言的“效率”。竊以為這個話題頗“偽”。

有個流傳極廣的說法:在聯合國的檔案庫裏,每一份决議都有聯合國六種工作語言的版本。諸語種版本中,漢語版的最薄。好事者據此得出結論是漢語效率最高。

這一說法的出處,應該是袁曉園。上世紀八十年代,她從美國來到大陸內地,到處宣傳其獨創的漢字系統。濟寬在北京師範大學聽過她的一次演講,當時她就說了這個聯合國文件厚薄的事情。袁曉園在聯合國工作過,有目驗之據,其說應屬可信。(聯合國的六種工作語言是:漢語、英語、法語、俄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

然而,說到語言的“效率”,則是另外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難不成聯合國的六種工作語言之间存在“效率”的差异?如果存在,這種差异豈不是會給聯合國決議的貫徹帶來“不一樣的煙火”?這種差异對于相關民族與國家的發展、進步、科學、文明豈不是會起到阻礙作用?

隨便這麽多此一慮,便不禁想起清末民初時期對漢語漢字的撻伐。那個時候,漢語漢字幾乎成了“東亞病夫”的病根子。對照今日中國之崛起,卻仍然使用的是漢語漢字,不免唏噓。

其實,語言文字僅僅是個特殊工具,是人們用來交流心象世界和物象世界的方式。“效率”這個詞一般適用于物象世界。如果對心象世界的交流也用“效率”去評判,不知其標準將如何確定。例如“此時無聲勝有聲”“心有靈犀一點通”“心領神會”之語言“效率”是否受語種的影響?還有“聽話聽聲,鑼鼓聽音”“話裡有話,絃外有音”之“效率”是否也受語種的影響?至於謊言廢話囈語胡說官腔吹牛之類,在不同語種中是否有不同“效率”呢?

評判效率的時候

作者  | 2018-4-6 9:57:35 | 阅读(15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哭髪小 ——悼吳君日新

2018-4-2 8:43:13 阅读322 评论0 22018/04 Apr2

戊戌仲春二月初四未時初,髪小吳君日新因病逝於南昌。吳君與吾同齡且為鄰,小、初同班,同隨南昌八中遷至雲山共大,同到建設兵團八團一連三排張村,同在團宣傳隊樂隊,二十歲始各奔東西。臨別贈余自製杉木衣箱一口,至今猶在。每回昌省親,往往得見。後雖同在班級微信羣中,君多潛水。今歲春節期間,小學同窗聚會,吳君養病未赴,僅在羣中留言:“祝同學們聚會快樂!”不意竟成訣別。嗚呼!哀哉!

清明未至淚紛紛,

為送西行髪小魂。

墩子塘邊聲影在,

右營街上笑容存。

雲山霧隱靈芝路,

修水波揚錦瑟痕。

病篤心關同學會,

一言祝語感乾坤。

作者  | 2018-4-2 8:43:13 | 阅读(3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上帝和引力

2018-3-15 7:56:35 阅读80 评论0 152018/03 Mar15

引力存在於自然,上帝存在於人心。

引力是關于物象世界的,上帝是關于心象世界的。

引力是物象世界里的上帝,上帝是心象世界里的引力。

沒有引力,物象世界里會有其他的上帝;沒有上帝,心象世界里會有其他的引力。

否定引力,必是因爲物象世界里有了其他的上帝。

否定上帝,必是因爲心象世界里有了其他的引力。

2018年3月14日,物理學家斯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去世,享年76歲。

他曾在《時間簡史》結束處說:“如果我們發現一個完全理論,它將會是人類理性的終極勝利——因為那時我們才會明白上帝的想法。”

他又在《大設計》結束處說:“不必祈求上帝去點燃導火索使宇宙運行。”

作為卓有建樹的物理學家,在上帝和物理學之間,霍金是困惑的。

【附錄】

http://xueshu.baidu.com/s?wd=paperuri:(fec209dca44fd8ac426b3fe58c2b5204)&filter=sc_long_sign&sc_ks_para=q%3D%E9%9C%8D%E9%87%91%E7%9A%84%E6%84%8F%E4%B9%89%3A%E4%B8%8A%E5%B8%9D%E3%80%81%E5%A4%96%E6%98%9F%E4%BA%BA%E5%92%8C%E4%B8%96%E7%95%8C%E7%9A%84

作者  | 2018-3-15 7:56:35 | 阅读(80)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8“建议”中两个有歧解的地方

2018-2-27 17:43:56 阅读424 评论0 272018/02 Feb27

2018年2月25日的“建议”中,有两处可能引发歧解,均见于第一百条新增部分:“设区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和它们的常务委员会,在不同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本省、自治区的地方性法规相抵触的前提下,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制定地方性法规,报本省、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施行。”

其一、“设区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和它们的常务委员会”,其中的“区”,可以是县级行政区,也可以是风景名胜区。在江西,新余市下属只有一个区——渝水区,高安市下属也只有一个区——华林风景名胜区。这两个市都可以说自己是“设区的市”,但有没有制定地方性法规的权力,显然不能等而同之。

其二、“在不同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本省、自治区的地方性法规相抵触的前提下,可以……”,其中的“同”,可以是动词“相同”,也可以是介词或连词的“与、和、跟”。原文大概为了避免跟下面的“和”字重复,所以用了“同”字,并且是“同”的介词用法吧。但是,正因为下文有“和”字,导致“同”在这个句子里可以用作动词的“相同”。即“在不相同的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本省、自治区的地方性法规相抵触的前提下,可以……”,似乎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各有不同的种类,又似乎宪法等与本省等地方性法规相抵触。

为避开歧解,使条文更加明晰,此句可考虑改为:“设(有县级行政)区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和它们的常务委员会,在不(抵触)同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本省、自治区的地方性法规的前提下,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制定地方性法规,报本省、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施行。“

又,或以为“抵触”是不及物动词,后面不能带宾语。持此看法者有

作者  | 2018-2-27 17:43:56 | 阅读(4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久違了,人民文學

2018-2-20 9:04:55 阅读212 评论0 202018/02 Feb20

戊戌初五,友人發到群裡一首詩,《读<人民文学>》:

诗歌拗口吟无韵,

小说聱牙佶屈文。

读毕心难明义旨,

扶头自叹脑筋陈。

——《人民文學》?有那麼不堪麼?

小學時代,在同座伽瑪家始見《人民文學》,是他祖父——一位銀色鬚髯、高大威嚴的長者——的收藏。五六年級的時候,忽一日有了興趣,便從創刊號讀起。一年12本,捆成一包,這樣一包大約可以看一星期。斷斷續續地,直到小學畢業前一個月,“史無前例”開始。

十年過去,在高安師範學校教音樂。有空便幫圖書室的段思明老師整理書刊。又遇新《人民文學》。這次不能一周一捆12本地讀了,只能等一個月,讀一本。

今日忽見“人民文學”四字,驀然驚覺,自從《亮出你的舌苔……》那期召回後,似乎再沒讀過《人民文學》。那年叫1987,時在燕園教古代漢語,關注先秦兩漢去了。

久違了,人民文學。

作者  | 2018-2-20 9:04:55 | 阅读(2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海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